音樂夢想,不為名利所縛

音樂夢想,不為名利所縛

   趙胤胤,被紐約權威音樂雜志《樂壇評論》譽為:“一位非凡卓絕的屬于21世紀的青年鋼琴家”。同時,他還有多個身份,比如空手道三段、攝影家,還有著名“吃貨”和專業“品酒師”。

      被寄托音樂夢想
   趙胤胤1972年出生在東北,有一半滿族血統,祖上頗有家世——婉容王妃是太姑奶奶。這一份特殊出身,曾讓趙胤胤一家在特殊時期狼狽不堪,卻也讓父母把音樂夢想全寄托在他的身上。
   對于琴童來說,最難挨的莫過于別家小孩在門口玩耍,他卻只能屁股黏在凳子上埋頭練上8個鐘頭。條件稍微好一點,父母就用全部積蓄給他買了一架二手鋼琴。“在那個小地方,一座城市只有兩架鋼琴,除了我們家那一架,另一架是歌舞團的”。
   “文革”結束后,父母回歸音樂事業,舉家搬到廣州。母親譚瑩成為著名鋼琴教育家,曾任星海音樂學院鋼琴系主任。趙胤胤則在同年齡段中拔尖,10歲進上音,15歲去澳大利亞,18歲到紐約讀音樂。

  門檻是100萬美元
   趙胤胤坦誠,在成為鋼琴家的路上跨過很多門檻。“18歲我到紐約找經紀公司,經紀公司的人問,你的唱片公司和贊助琴商是哪家?我無語,回頭去找唱片公司,唱片公司問,你的經紀公司和贊助琴商是哪家?經紀公司、唱片公司和贊助琴商,基本就是‘鐵三角’。這一度讓我很迷惘,找不到入口。”在各大鋼琴比賽中出類拔萃的趙胤胤,終于獲得經紀公司的邀請,一年后才撞進了“鐵三角”。
   趙胤胤表示,在全球鋼琴圈,有一條不成文的規矩,普通琴師和演奏家的區別就是“一年賺100萬美元”。以此劃一道門檻,全球每28萬名琴童,才能成長出一位鋼琴家!在職業生涯的前十年,趙胤胤已不記得進行過多少場演奏。“最初在美國小城市的教堂演奏,一場收入才300美元,后來一場收入3萬美元,口碑是一場場積累出來的。”他也不記得自己到底拿過多少獎,很多獎杯他甚至都沒有保留,“贏得比賽的意義不是獎杯,而是你的名字可以和世界級鋼琴家并列在一起”。
   現在的趙胤胤,最大挑戰在于延長職業壽命。“鋼琴家是體力活,年輕時一天彈十幾個小時,結果不少人患了嚴重職業病,最致命的是腱鞘炎,還有些人得了抑郁癥。有很多優秀演奏者,因為身體問題結束了藝術生命,被迫轉行。”

  愛品酒愛生活
   如何延長鋼琴家的藝術生命,趙胤胤說:“不要被名利所縛,而要熱愛生活。”
   熱愛生活,是趙胤胤的標志,也是妻子陳數最贊賞他的地方。39歲的他雖不算高大,但身材挺拔,沒有小肚腩。為了保持身體狀態,他一直練跆拳道,現在已是黑段高手;他熱愛水下運動,夢想是去遍全世界最美的海島潛水;他對美食有嚴苛的要求,為此喜歡自己去選最好的食材親自下廚,是圈內著名的“吃貨”;他熱愛攝影,家中有價值不菲的器材,希望有生之年能夠開一個攝影展覽;但對他來說最奢侈的愛好是品酒,“雖然我酒量不好,但喜歡品,喜歡那種叫人放松的滋味。這比手機名表還貴,我手上這塊表買來到現在已經升值一倍,但開一瓶拉菲,沒多久就下了肚子。”如此好酒之人,尊尼獲加在推出藍牌之際,也特別邀請他擔當推廣嘉賓。在北京水立方的盛大揭幕活動中,他作為國內新貴典范踏上了這趟臻藍之旅,現場彈奏《藍色狂想曲》。
  他也不記得自己到底拿過多少獎,很多獎杯他甚至都沒有保留,“贏得比賽的意義不是獎杯,而是你的名字可以和世界級鋼琴家并列在一起”。

  關于趙胤胤和陳數
   趙胤胤曾有過失敗的婚姻,如今特別珍惜和陳數的美好關系。他不惜重金,包機請親朋好友到巴厘島見證兩人最幸福的時刻。“婚姻最重要的是心理層面的相通,我和陳數就是屬于這種。”他們的結婚誓言,簡單、樸素,趙胤胤對陳數的告白簡化為三個字:“不分開”。

初尝黑人巨砲波多野结衣138